跑到那座桥头,你可曾听说,有一个女孩她在等我......

2017-06-28 22:18:33kimi

今天是端午节,外面阴着天,微风拂面,很适合出去跑一跑,但此刻,我却不想出门,我想说点什么。开始跑步到现在,共有两年时间了。第一次用软件来记录跑步,是在2015年的6月1号,至今仍记得当时只跑了4.7公里的距离,用时30分钟。但累成狗,连余下的300米都坚持不了,停下的那一刻,感觉快要死了,头晕,喘气困难,走也不是,坐也不是。而如今,就在一个月前,我跑完人生的第一个百公里,结束时竟还可以一起欢笑,拍照。由此,关于跑步,我想我可以说点什么了。

我是一个不太好动的人,按奶奶的话说,那是拎起来一大挂,放下来一大摊的人,也就是站着想靠着,靠着想躺着的人。跑步也只是在读初中时偶尔会有,中学离家有5公里多点,每天早晨会跟同学一道背起书包走着,只在感觉会迟到时的候,不得不跑上一段。上班的日子里,早上多睡一分钟,感觉都是赚到的。而周末,躲在家里看看大片是我最好的休闲方式。

时光荏苒,一晃就是几十年,文艺吊丝装逼犯的意识造就了文艺吊丝装逼犯的状态:上班,下班,偶尔看点文章,不排斥朋友间的KTV,但也安于一个人的约会。以普通工人为起点,历经各种岗位,职业生涯中最好的时候,发现这一切都不是我想要的,就像你爱一个人,用一生去努力相守,却发现只能得到一个素面朝天,从那不屑上翘得能吊挂住一桶水的嘴巴里蹦出的一个字:切!

在你为工作全力以赴的时候,内忧外患,纷纷而至,工作之余,有空打个电话回去,本想感受下家的温暖,听到的却是:我跟你妈今天又吵起来了,吧啦吧啦……。

在正确的方案被领导否定而造成损失后,领导却说:明知是正确的为什么不去做呢?

因为你不同意!

不同意,你就不能说服我吗?一个好的下属要学会管理自己的老板,公司里的一切资源你都可以利用,吧啦吧啦……

我靠!明明方案A是对的,跟你汇报时,我要先说出BCD三个错误的答案来让你否定,然后把你引往正确的A上,让A从你的嘴里说出来,我才能做事情,这还不算管理你吗?至于你若笨到想不到A,我只好直接提出A的情况,从来就不被批准。

你若有一个天蝎座的领导,你的人生就完了。而我却在工作生活两方面,各有一个天蝎座的直接领导,思前想后,必须让一个天蝎远离我的人生。于是,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不要去创业,你会家破人完!”

“有空吗,有空到我这来下,咱爷俩语语!”

“小孩子越来越大了,你也老大不小了,你自己望着,掂量掂量!”

“你家这边条件这么好,为什么要出去混,在家开个店蛮好的!”

“人呐,不要挣多少钱,每天晨起能跟父母请个早安才是最大的幸福!”

……

各种吵杂的声音让我的心混乱不安,我想把大脑从脑袋里拿出来洗洗,吹吹风再放回去。记得那是一个儿童节,我走在盐铁路的树林里,忽然想到,为什么不像孩子一想跑起来呢,SO?

打开手机,开启了记录软件。

只要你迈出第一步,全世界都会给你让路?对软件的不熟悉,意外地得到横跨半个地球的轨迹。

本来要坚持跑足5公里的,但身体的不适应让你不得不停下,而停下后却又更加难受,只能大步地走着,大口的呼吸着,周围一切都模糊起来,只有一个念头,如何让身体平复。也许是为了跑足5K,也许是为宣泄积累,也许是为第一次记录的完美,也许只为了感受什么也不想,只求呼吸急促,心跳狂乱的时光。又或许这是一次最不得其法的乱跑(软件都懒得去记录),迄今为止,这次跑步仍是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当你一个人坚持在路上的时候,面对问题足以让你怀疑人生,你很想给她打个电话,但你清楚地知道电话通了之后只会更加地烦脑。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只有跑步的时候才能让你不去想太多,暂时和世界脱离,那么,每当你想她一次,不如就去跑一次,于是早跑晚跑、周末跑。

一入跑坑深似海,从此购物只看鞋。

慢慢地,十公里,十五公里,忽然有一天,跑下了一个半程马拉松,停下来的时候,有破记录的欣喜,有对冰可乐的渴望,更有对自己的迷茫。我这是怎么了?能坚持独自在两个多小时里,重复地把左脚放在右脚前面,再把右脚放在左脚前面,这不是傻缺一个?拿了瓶可乐,坐在超市门口的台阶上,将是不是傻缺的问题一饮而下。

慢慢地,和常在闵瑞夜跑的跑者混成了熟面孔,加入了尚跑跑团。在团组织的带动下,每个周日约跑,交流跑步心得,也得知了很多赛事,把第一次赛跑献给了上海植物园。

一次比赛,明白了原来跑步的群体如此之大,本以为跑得还不错的我却发现,竟然连女人都跑不过,眼看着就是前面,愣是追不上。请教团里的大神,怎么样才能跑的快,得到的却是,跑量,跑姿,落脚,肌力,配速,呼吸,步频......,我惊得一脸相声演员的表情:我的天呐!跑个步而已,又不是要上天!学习了一阵子,参加了一场上马系列赛之奉贤海湾半程马拉松。

第一次正式参赛,早上4点多就起床赶赴战场,没想竟是雨天,沿途19座拱桥,半程的泥水石子路,道路来回曲折,近90度的转弯,公路赛的费用,越野赛的享受,我是觉得值了,只是老天爷却看哭了!

本次参赛官方净成绩1:44:26,对于目标只是在两小时内完赛的我来说,算是个惊喜。终点冲刺,差点被一大爷超越!看来老去的只是年龄,而绝非是年轻的心!

参赛容易出成绩看来是有道理的,不存在红绿灯、补给方面的问题;有着万马奔腾的气氛;感受沉舟侧畔千帆过的危机;享受不断赶超的刺激。赛道两边不断有围观者的加油呐喊声,会让你有种强烈的生命存在感。

两次参赛,很清楚的得出一个结论,在跑步的群体中,我尚且跑不过女人和老人。人贵而有自知之明,不免回想起为什么要跑步?我是为了追求成绩吗?不是,显然没有那个天份。是为了健康吗?不是,显然跑步前的我更壮一些。

不去想为什么跑,不去管能不能破个人最好成绩,只想着在不开心的时候,跑一跑。没有什么事情是十公里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再来一个十公里。第一次的长距离,是跟尚跑团的滴水湖之旅:60人,60公里。此前个人最远单次跑步距离是25公里,本不敢参加的,但配有车辆一路补给,打着实在不行就进收容车的想法上路了。结果坚持中,把跑步最远距离拉到了52公里。此后便开始了全马征程,以每月一个全马的进度来保持。

都说人生是一场马拉松,但在跑完十几个马拉松之后,我觉得人生并不是一场马拉松,而是很多场马拉松。一般人都觉得所站的起点并不重要,那是因为你的目标太低,只是想着跑完甚至走完而已。2016年的上海国际马拉松,我从起点跑到终点,一路上人挤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境界,只有大神才能领略。

至此,关于跑步,似乎没什么可写的了。无非是保持健康,激活身体状态,偶尔跑马证明与跑者同在。突然有一天,公子扶苏私信问我要不要一起跑个超马,并发了链接给我,跟成龙拍广告一样,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只到看到四个字 ——“云起魔都”。   

如果云知道

想你的夜慢慢熬

每个思念过一秒

每次呼喊过一秒

只觉得生命不停燃烧

如果云知道

逃不开纠缠的牢

每当心痛过一秒

每回哭醒过一秒

只剩下心在乞讨

你不会知道

我不知道歌里的云是指哪片云,我只知道当年每天清晨开着车从闵行到奉贤,一路上我都在哼着这曲调。不久前在朋友圈里看到以前的同事在离开上海时发的感慨:在上海十几年了,今天告别上海,有点伤感!我很想在下面评论:在上海却跟上海无关,工厂这朵云飘向哪,就得去哪。这么些年,我一直在魔都。常常想着半山居雾若带然的那种故乡的云。而魔都的云,那就是霾!点开链接,震撼的是那四个大字:

这个云字,像极了一个人,一个躬着身子的人,一个躬着身子准备挑起重担的人,上面一横也就像极那粗壮有力的胳膊。

仔细看完英雄贴,不得不跑,因为日期定在4月29号,对我,这是一个特别的日子。想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能有所不一样的领悟。当然现在想起,那是多么痛的领悟,跑完不想迈步。不设起点,只有终点,大有:一支穿云箭,天下英雄来相见之势。终点的名字我很喜欢——放生桥,但怀疑主办方是桥边卖鱼的。

报名,进群,有三个是尚跑的跑友,加上另外两个一起从浦江出发的,我们5人成立了超马小分队相约一起跑到终点。5人之中,只有一人曾跑过100K ,于是设想了各种问题,充电宝,凡士林,肌肉贴,空顶帽,太阳镜,止汗巾,能量胶......,群里有大神竟然列出了十几项。而我只想,带的越多跑的越累。

29号清晨吃了两个包子两个烧买,一包豆浆,来到一座桥上,开始拉伸。6点一到准时开跑,从一座桥到另一座桥。

跑之前群里信息不断,相互联系,各发各的出发位置,但跑起来后,就顾不上动静了,我开如狂刷朋友圈,一公里后截了个屏发了一个,附言:一步全部,还剩99公里。20公里后到达奉贤的上海之鱼,超马小分队集结完毕。

集结后补了第一瓶水,按6分到6分半的配速前行。这时有位队员因熬夜太累,速度跟不上,选择离队慢跑。我们继续前行,我内心的小目标是13个半小时完赛,所以一路不敢松懈,既不能跑快,怕坚持不了,又不敢太慢。

10:40 完成全马,比以往的全马用时,晚了40分钟。开始吃能量胶,此后的征程,才是超马之路。

不知道是跑不停的原因,还是对余下路程的路恐惧,莫名地觉得心脏有点难受,每跑一下,感觉在往下扯,把步子变少,以碎步快走的方式来调节,但还是有点心慌。沿途也没什么可以吃饭的地方,于是一路撑到50公里处,找了一家面馆,休息半小时。

此时是12点,按照这样的速度,计划的13个半小时是没有问题的,但往后的每一步都艰苦。这个跑过100K的,累的连面条也没吃,再次出发后就掉队了。我连面带汤,全干光,并对队员们安利:这是最好的补给,补盐补水补能量。半小时后上路开跑,却发现跑不了,腿酸的抬不动,每一步都是痛。队员们的速度也明显参差起来,微笑与风雨,在前面慢跑起来。我和涛涛开始走着,只要有水龙头的地方,就跟人家借水,洗脸洗头,这里要感谢尚跑给我的汗巾。50到55公里我只能用走的方式进行,虽然心里有一百个不情愿,但只要一跑就各种不适应,哪都痛,就像一架要散架的老爷车似的,只能走着。一会儿看到微笑与风雨远远地朝我们跑来,我们以为前面路不通,他俩到我们身边后又折回来,原来,他俩用这种方式跟我俩保持距离。按计划路线到终点时,离100K还差10公里左右,这样折返,到了终点就不用绕圈了。55公里后,我试着小跑起来,竟然追上了风雨,一起并肩而跑,看了下配速,5分半。我们相互鼓励着,跑出节奏,很惊喜能在这个时候体能竟然恢复了。但涛涛显得吃力起来,涛涛的体重较大,我本来以为全程之后,他会掉队的,没想到一路坚持过来。70公里处,微笑因脚起了水泡而慢下来。

看看群里消息,也是叫苦连连,而我正好跑到一座桥边,于是给大伙点起了希望,现做一个终点——放生桥。

80公里,我需要急救包,给膝盖喷云南白药,一触冰凉的感觉让酸疼缓解不少。

此时体能已耗的差不多了,全凭意志在坚持,对水的渴望无与能比,看到小店就上前买水,店老板看着我们的样子,问:

你们跑步啊!

恩!

跑多少啊

100公里?

啊——?

不信?你看表,已经80了!

拿完水后,上路就跑,回头发现老板走出店门举目相送,包子暗想:你看有什么用啊,不如送我两瓶水。

离终点14公里的样子,遇到了另外一个跑者,越到最后,越是懒惰。看到群里别队发的西瓜,我们也刷起了草莓。

落日清浦,时间18点15,一个白天,只完成了90K的路。

小伙伴们已经放弃了奔跑,集体大散步,连风雨也停下了跑步,说第一次100公里,不要太辛苦,为下一个百公里增加难度。我选择继续奔跑,虽然肯定要超过预设的13个半小时,但尽量不要差得太远,于是我独自上路,在确认不距离差不多的时候,就不在来回折返,坚持一路跑到底。原来放生桥就像老街七宝,进入之后游客人太多,根本跑不起来,也不明白桥具体的位置,边走边问,也看到几个背着补给包的跑者在刷圈。终于看到了主办法的标识,一看手机,正好一百公里,换上超马战衣,冲向终点。

昔日的欧洲超马冠军为我戴上花环,“亚洲最美瑜伽女神”母其弥雅的幕后推手母其丹为我倒上一杯玫瑰花茶。当主持人问我为什么要参加这次活动时,我说在特别的日子里,用特别的方式纪念下,最后得知今天是我生日时,全场给我以热烈的掌声。接下来,工作人员把我们引到休息区,首先端来一碗养生粥,各式小茶点,还问要不要先休息,拉伸,也有工人员询问要不要帮忙按摩,谢过之后我来到外面的河岸的用餐区,各式啤酒,红酒,饮料,水果,甜点。

最吸引我的当然是这个一双小脚的蛋糕。

跑友当中,最佩服的,当然是这位了,神一样的人物,没想到超马100K,我仍然跑不过一位女性,群里的打卡时间,几乎同步。

待所有参赛成员都安全到达之后,超马群英会。

惊奇地发现尚跑群的超马战士为数不少。

工作人员给我们订了酒店,洗洗睡了!才发现,原来12万多步之后,我的脚也起泡了。

这一夜睡得特满足,直到次日8点才起床。在楼下用餐时,就看到上海超马工作人员已经在按排大家分批前会分享会场了,在楼下大厅等车的时候,正好电视在直播崇明国际马拉松赛,李伟一路领先,而跑在女子第一名的美女竟然跟这里的好几位是跑友。

我一直在猜测,分享会可能是诸多商家来纷纷上台来推介产品之类的,因为本次活动费用全免,我们还住宿一晚,对于我们参与者来说,所费的花销,只是路上的买水钱,但事实是,我想多了!分享会,真的只是对跑步的分享。

上海超马创始人Aris,定义了什么是超马,提出了为什么要跑超马,和分享了怎么去跑超马。

他的路线,是把上海每一个让他难忘的点串起来,一边跑就一边回想起在那个点他所经历发生的故事,而距离正好是100K,并且全程不用导航去跑。用自己跑步的例子畅述了超马的意义。接下来,是每个跑者都解释下自己的路轨迹图,分享跑步故事。

鸟叔也来到分享会场,此鸟叔,不是只会唱“我爸刚弄死他”的那个棒子鸟叔。而越野大神,引擎鸟创始人,应在山林中奔跑时双膀张开,又因速度快,远望就像一只鸟在飞翔而得此称号。

鸟叔定义了路跑者的归宿是越野。越野对我来说,目前还不会去碰,但跑过超马,我的心里一下有了底气,走不下来的路,却跑下来了,而从开始跑步到现在,只是两年而已。SO? 鸡毛蒜皮算什么,没人理解算什么,吵杂的声音又算什么,关键自己真的开始了吗?迈出第一步了吗?花若盛开,清香自来。你也一定在等待一个更好的我的到来!

分享会结束后,特意拍了张放生桥,有那么多游人从桥上来来往往,连桥旁也挤满了人,我就不挤上去了。跑步的意义在于跑出去,把自己找回来,而既然到了放生桥,那就别找了,放生吧!云起魔都,放之四涯。

第二天,回故乡的高铁上,让人帮忙拍了个背影,我回来了!不再纠结,不再逃避。到站后,看见前面一位阿姨拖着两大包行李,艰难地往前挪,我走上向,拿起她的一个大包架在我的行李箱上推着,另一只手提向另一只包,说道,阿姨我帮你提!阿姨不好意思,让我跟她一人一只手拎着包带。(估计是我抢她的行李吧),对我千恩万谢:谢谢小锅锅,贼小锅锅,嗯真好欸!一直到出口处,她还对家里来接她的人说:德亏作这个小锅锅帮我罗!这小锅锅人真好!

其实,我能说,是因为这件战衣吗?跑过一次百公里的超马,我就是百马王子。




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