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手记】国际越野跑挑战赛诗画浦江站

2017-06-15 11:28:52anita

我曾经不理解"享受比赛"这样的话,以为只不过是矫情;也不理解那总是在100公里越野赛中退赛的人------困惑到百思不得其解,不知道他为何在训练不足的情形之下屡退屡上:此前的我享受的不是比赛,而是跑了一定距离后身体产生的兴奋,但这兴奋不比赛也可以得到;享受的是跑出更好的成绩或夺得少得可怜的赛事奖金或奖品的结果,要是跑崩了,就会沮丧十几个小时。

浦江100公里越野,我的第一个百公里越野赛,只完成了78公里就因为超时,预计不能在24小时内完成比赛而被收尾部队"誘退"。不过我意外地在这次经历中感受到没有时间概念地奔跑,行走,攀登,歇息;从阳光可爱的清晨到骄阳惹火的正午,再到乌云密布,闪电骤至,雷声隆隆,倾盆大雨不旋踵而至的午后;然后,雨收风住,雾气腾上山眉,太阳的光线重又柔和地照亮了脚下的路;渐渐地,光线没了,周围一片寂静的黑,而头顶星光开始闪烁;打开了头灯,只有篮球大一点光斑,在黑暗中小心翼翼地伸展四肢,把自己锚在坚硬的岩石上,下降,或者上升,每四十分钟位移一公里;似乎走过了沼泽,芦苇荡里水草混合着金银花的香味,清醒而美,摇荡心旌;正在担心头灯的电力能否撑到天明,山村鸡鸣不期然穿透暗夜而来,黎明在不久以后悄然降临;众鸟喧哗,一个格外温柔,格外澄净的清晨来了,在如同劫后重生般的恍惚里,重新见到了太阳.....我感受到这一切本身在我的心底引起呼应的快乐,就像猿猴在树间跳跃,如同鸟儿在空中飞翔,宛如草在风中摇曳------从人退到类人,退到不类人,退到非动物:你为何走个不停,你累吗?不累,因为这已不再是人类之间的竞技,而是退回到了一种本能的状态,退回到了单纯到可以去感受周遭的自然与造物赋予人的本能行为之间的交互反馈,猿跳,鸟飞,草摇,人走,自然天放。

所以,为什么非要去走完或者走不完一百公里的山路呢?不一定是要去挑战自己的极限啊!只是去走一走而已。

出发去浦江100公里越野赛。一个60升的登山包可以装下一切。再分出一个装旅途中的吃食的小袋子和一个装证件,手机,纸巾等随身物品的小挎包,只是为了方便拿取。

除了赛道上的经历,快乐的来源就是各地特色餐桌了。这地方相比大上海,还真是物美价廉呢!大大的一个啤酒桶还没有入镜。

四个(我,金祥洋,欧阳亚煌,大卫居)一起参加了4月29日古镇超马100公里路跑的人再次一起来到浦江。三人100公里,一人50公里。

比赛日大巴转运起点开元酒店门口与志愿者们合影留念。一起去的金祥洋这次也是第一次参加100公里越野赛,此前他从未有过越野赛参赛经历,不过已经跑了100公里路跑。最后他以21小时47分----总运动时长比我少一分半钟----完成实际的107公里越野赛程,位居男子第十八名。

4个乘客,一个53人座大巴,从开元酒店出发,开行1公里,到达赛事起点金狮湖水库,沿湖上风景优美的绿道步行1公里多,到达起点拱门;从义乌火车站和机场接站到达金狮湖领装备处;从比赛日推荐酒店接运动员到起点;从次日早9点到晚9点,每小时一个53人座大巴送参赛选手去义乌火车站或机场------赛事安排了超过所需的运力,以至我乘坐的车基本像是专车。

金狮湖上的绿道很棒,尤其是因为有了伸入湖里的弧形长桥------令我想起深圳大梅沙的绿道。早上还有几个人在上面跑步。结束比赛后我沿着绿道步行回住处,碰见两个当地人问我跑多少公里,并拉我拍照,声称也要跑起来。步行到闹市区,遇见几个人同我搭话,他们都知道我是刚从浦江越野赛回来,看来这个赛事在当地做了很好的宣传。

蓝色号码布是50公里赛程。

在超过30摄氏度的气温之下跑过一段土路,真的是红尘滚滚啊!我一直控制住速度,想把体力留到下半程,但显然还是过快,大约十公里之后,才开始看见第一位女子百公里选手超过我,之后是第二位......天黑定之前,一共从我身边过去了八位女子百公里选手。

很早就遇到之前一起在新县跑50公里的刘月芬,这次也是她的首百越野赛。在跑过一段持续的之字拐柏油马路之后若干公里处,她超过了我,位居女子百公里组第七位。后来她超过了一人,以第六位,奖金榜单末位完成了比赛。她穿的是耐克路跑鞋,袜子刚过脚踝,以我的眼睛看,她的鞋袜就算是路跑都不够专业,可是她却完成了那么艰难的越野赛事。赛道有些坡非常需要鞋子具有优异的防滑功能,我一边在撤退的救援人员的帮助下下那坡,一边想着她是如何下去的,有没有产生一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助感。

说起来也是有些坑。报浦江100公里组以前我得到了这次赛道比较简单的信息,所以才敢报名尝试,当然更关键的是得到了"NK走走"的免费名额。我们一起跑超马的四人全部都是她的免费名额。因为穿着防滑性能优越的越野鞋在跑柏油马路时脚底会很疼,甚至当这样的路超过足够长的距离比如二十多公里的时候很有可能把脚跑残废,所以我决定穿路跑鞋。但是我的路跑鞋仍有一定的防滑性能以及优秀的防雨性能(所以有大太阳的时候就会很热)。下坡和跑石子路的时候我就有些后悔没有带越野鞋。

我在换装点只换了衣服和袜子,没换鞋。把原来紧身的运动内裤换成透气的汉麻内裤之后,整个人体感好很多。之前的紧身运动内裤据说有包裹肌肉的作用,因我的左边臀部肌肉自三月初摔伤后经过不断的赛事磨砺还没有好利索,所以我选择了它,但是往往勒住腹股沟,汗水也像运动BRA一样无法蒸发,体感很是难受。没有一样完全是优点的装备,好坏在于适合自己的情况下的选择。那些要价不菲的越野装备有些时候也并非是物有所值。

橘黄色号码布是100公里赛程。

沿途经过了村落以及一些废弃的山中老屋。

我在这里吃到了第一片西瓜,是村民的私人补给。在炎热的天气里长距离跑步,吃什么补给都没有吃一片甜滋滋凉丝丝的西瓜来得更带劲啊!这次比赛经过的村落的村民都被调动了起来,据说是由村支书带队和督促的,端茶递水,加油,其热烈场面不下于任何影视节目里老百姓夹道欢迎革命队伍过境的镜头。

赛道有一大段是像这样的悬崖上的悬空栈道。恐高的人到了这里就变成软脚虾了吧!我本来是恐高的,但在比赛中却意外的并不恐高,也许是根本没有功夫去注意到自己已经到了高处吧!除了平行的悬空栈道,还有几乎是直上直下的铁梯,不小心的后果不堪设想。这里视野开阔,下面是青色的毛茸茸的群岛点缀的湖泊,风景如画。

我觉得深夜里似乎爬过了这样的山峰,除了两三处很短的绳索,其他地方是没有保护绳的。

村里的孩子以野花拼成的娃娃笑脸。居然根据花蕊的不同颜色进行了分组排列,色彩感觉棒棒哒!照片盗自一起跑过后面赛程的施伟景的朋友圈。

50公里组好手申加升与威尔逊胶着状态。

申加升获得50公里组男子冠军,用时4小时35分39秒。威尔逊跑到了100公里的赛道上,不知所踪。识路和尽快回到正确的线路上来是越野比赛中最重要的技巧之一。

跑过了悬空栈道和青苔遍布的石头台阶,来到了一段毫无悬念的盘山土路之上,警惕心松懈。恰值第一道闪电袭来,雷声远远地滚过,我分神去看头顶聚集的乌云,一下子摔倒在朝下倾斜的,粗糙如搓板的石板上,四肢着地,跪拜了山神。也可謂是"阴沟里翻船"。时值下午2时许,赛程约33公里处。从这以后我就成了个小瘸子。

摔跤也是这么帅!

这是我受伤之后到达的第一个医疗补给打卡点,在这里我的伤口得到了清洗包扎,吃了坚果和粥。之前大雨已经倾盆而下,为了早到医疗点,我在大雨中尽力奔跑,正好跑过了一条小街道,居民也是不顾大雨在屋檐下为我加油。特别是有一户人家,祖孙三代,爷爷敲脸盆,父母拍巴掌,小孩打架子鼓,为我鼓响加油。我忘记了疼痛,跑得很快。

到达这个点之后,暴雨使它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孤岛,一个阳棚每隔一分钟屋顶就自动往下倾倒雨水。不少人在这里选择了退赛。在我之前有一组三个人穿着这里发放的雨衣冲进了雨帘里,大暴雨之中他们的行为竟显得有些慷慨悲壮。我好一阵迟疑,不敢冲进那么大的雨里,待雨渐成中雨之势才要了雨衣冲进赛道。右边膝盖下的外伤使得每一次重新出发步态都要僵硬艰难一阵子。一冲进赛道就是一段红色的泥巴路,还好很短,之后很快进入黑色的煤渣路,够坚实。我后面很久都没有人来,我一度怀疑在我之后的所有人都退了赛。

村民自制的观音豆腐,免费提供给参赛选手。我在黑暗中才到达这里,吃了一碗,凉淨淨的。

天黑前到达的最后一个补给医疗点,比关门时间提前了约半小时。从这时起,到下一个打卡点之后,我就面临着被清出赛道的风险了。志愿者见我受了伤,也曾询问我是否要继续赛程。我是要等到自己被清出才罢。这里居然有肋排饭,真是高大上啊!有人给我端着饭,有人替我按摩腿部肌肉,有人给我换包扎,这是什么待遇啊!

我,施伟景,虫子。天黑之后,就是我们三个在一起走了。不过虫子很快消失了。他在最后时刻到达终点,以接近24小时的完赛时间完成了比赛。而我和施以及后来从后面赶上的山西刘涛一起在78公里处被关门。

黑暗中爬过的山脊。有了救援人员的协助,也是有惊无险。

CCTV5体育新闻里一段有我的视频。

因为我们和收尾部队一起离开,收尾部队之后已无人在赛道上,所以救援人员算是光荣地完成了使命,和我们一道撤退。为了不影响救援人员归家的步伐,我接受了他们的协助,由他们牵引着下了那道非常陡峭的坡。走到平地恰好天亮,合影留念。我们没有上救援车,而是跑过了几公里的平地,到达下一个打卡点。

在我们最后的打卡点,两收尾队员终于收了我们三人。一开始我们四脚并用,很艰难才攀上了一座高大铁塔的水泥基座,之后山体又不断爬升,仿佛没有峰顶,施伟景在山上不断发出长嚎,不久竟从山下传来回应。我们知道:"死神已经离我们很近了,他正在到来。"收尾队员俗称"死神",被他们追上,此番的竞赛生命也就马上结束了。

我,施伟景,刘涛三人的终点。我们退下,所有该点的人员也就可以退下了。一分半钟以前,同时站在起点的小金完成了冲线;而欧阳此刻还在前面山里茂密的植被里转悠。他在只剩下最后几公里的时候也因为超时选择退赛。

这个传说中的山洞我一定还没有经过,很是可惜。此次赛道路况多样,什么样的坑都设计了,异彩纷呈,很是有趣。

100公里官方轨迹图。据说实际赛程107公里,实际爬升超过5000米。

我的邻居李向阳。此次他位居男子百公里组季军。完赛时间15小时1分29秒。当我在惊叹他的速度的时候,他却在懊恼跑得那么慢。

我未完成的赛道记录。

这些全是本次赛事装备。

这些全是本次赛事装备。

浦江100参赛T恤。没有完赛,也就没有完赛奖牌。赛后休息了一天,美美地自拍一张留念。

转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