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大满贯如何起跑 伦敦东西半球穿梭与东京樱花雨

2018-01-17 11:40:31kimi

今天来介绍六大满贯赛事中,伦敦马拉松和东京马拉松的起跑,伦敦马拉松和东京马拉松都为单枪起跑的赛事。

为了环节人流压力,伦敦马拉松采用了三个不同出发区域,而东京马拉松“双层”集结区也将跑友有条不紊地安排在了合适的位置上。


伦敦马拉松:格林尼治的一枪

伦敦马拉松的参赛人数是4万人,但组委会并没有像其他超大型赛事那样采用分枪出发的方式,而是“固执”地一枪出发。

当然,一枪出发的背后,是一个非常精妙的出发区域设计。

伦敦没有任何一个地点可以承载超过4万人的出发压力,所以组委会在格林尼治公园附近设立了三个出发区域,用蓝绿红三种色彩的号码布进行区分,跑者不必担心自己找不到自己的区域,因为赛事手册上提醒不同区域的跑者在不同的地铁站下车,然后顺着路就能走到自己的出发区域,三地选手在同一声发令枪响之后同时出发。

格林尼治公园里最著名的建筑是皇家天文台,本初子午线从天文台穿过,这条线是东西半球的界线,所以伦敦马拉松也号称唯一一个从西半球跑到东半球,再从东半球跑回西半球的马拉松赛事。

蓝区是主要出发区域,约有两万人,特邀的精英选手、英国马拉松锦标赛选手、英国跑步俱乐部选手、中签选手和海外选手都从这里出发,他们根据报名成绩再进入各自的小分区。

绿区是名人、社会活动家和媒体跑者,大约有不到5000人。蓝绿区相隔较近,这两个区域的选手在不到两公里的时候汇合到一起。

通过向慈善机构捐款获得参赛资格的慈善选手被安排在红色区域,大约有一万五千人,他们与蓝绿选手相遇的地点是4.5公里左右。但是由于此时两部分选手的跑动距离不一样,所以还不能马上汇合。双方会在隔离带两边并行,红色选手在左侧,蓝绿选手在右侧,共同奔跑800米左右之后,遇到一个环岛,这时红色选手会直接左转,而蓝绿选手再逆时针多跑一个环岛,以补足之前少跑的距离,之后,伦敦马拉松的所有参赛选手最终实现大会师。



从图中可以清晰地看出,伦敦马拉松红色、绿色、蓝色区域的选手出发后的行进路线不同,最终在约4.5公里位置全部汇合。

在我参赛的2016年,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蓝绿选手抄近道跑进红色阵营,倒是蓝绿选手一见到红色选手便发出的连绵不绝的嘘声,是那种草根跑者向慈善人士传达的“你们有钱人真会玩儿”的善意的揶揄,是英式的嘲弄,没有恶意,完全是跑者之间的交流。


东京马拉松:樱花雨就一枪

最晚加入大满贯,也是六大之中唯一的亚洲赛事,东京马拉松一向以事无巨细的选手服务和神秘的东方气质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跑者。近年来,每年有超过30万选手报名,而因赛事规模36000人的限制,中签率一再刷出新低。只有8%的幸运儿,能够与世界顶尖高手一起相聚东京。笔者有幸连续参加了2016、2017两年东马,并刷新了个人PB。



东马起点位于新宿的东京都厅门口。紧锣密鼓的志愿者队伍和引导指示标识不可能让你错过任何一个进入起点的入口。环绕政府大楼,选手可以通过不同方位的6个大型安检入口进入集结区。静候着1600个移动厕所、38辆存衣车和4个水站的起点选手功能区域被安排在下沉广场,而选手集结队伍被安排在二层的桥面上。

这样一来,选手的功能和集结区域进行了天然分离,选手在功能区准备就绪,抵达集结区后无法重返功能区,只能静候发令。



所有报名选手按照报名成绩的快慢,依次划分至集结区的A-L(无I )共11个区域中等待起跑。更高效的是,这些位于二层的集结区域,都分别正对应着该部分选手在一层下沉广场功能区的存衣位置,有效减少了选手的流动交叉。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集结区域从F区向后的路面宽度仅约占2个车道,这样一来,后半条集结队伍得到充分收窄,队伍长度约1公里。

虽然东京马拉松只有一枪,但在我国大型赛事中较常见的起跑拥堵现象却并未在东马发生,原因有三:

前两个,刚才提到的,集结按成绩快慢排序出发、集结队伍窄而长,拉长了选手通过起点的时间且降低了密度;

第三,也是最不易发现的秘密,东马拱门出发路面有效宽度约5车道宽,但出发200米后至3公里的有效路面拓宽到8车道,整个赛道前10公里保证有效路面宽度不窄于6车道。这种“倒置漏斗”的起点集结方式,释放了起跑人流宽度,有效缓解了开跑密度。

伴随着东马起跑鸣枪,起点会下起一场如临仙境的粉色“樱花雨”。在这么浪漫的清晨,来个PB吧。



东京马拉松起点示意图

2018年东京马拉松发枪时间

比赛日期:2018年2月25日

9:05 轮椅组 起跑   

9:10 马拉松及10km起跑


转自:新浪跑步